藏品

策展人推荐精品

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
Date2019-02-22 Hit284

 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 : 徐 圣 镐

两件舍利器和盛放舍利器的青铜器皿

1932年10月6日,在金刚山月出峰(1580米)修建山火警戒线的工人们发现了一个石箱。箱内放有刻满铭文的舍利装具。铭文内容概括来说是李成桂携其夫人和1万余人于1391年5月等待弥勒下生,并将这一舍利装具供奉在金刚山毗卢峰(1638米)。李成桂是边疆土豪家族出身的武将,只用了短短1年2个月的时间,就建立了一个新的王朝,并成为开国君主。当时,人们尚不清楚原本供奉于毗卢峰的舍利装具为何会在月出峰被人发现。

 整套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出土于江原道金刚山月出峰,高丽1390年ㆍ1391年,第1925号宝物

整套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出土于江原道金刚山月出峰,高丽1390年ㆍ1391年,第1925号宝物

这一舍利装具由银器、铜器、白瓷等共9件组成,置于最内侧的是一件喇嘛塔形舍利器。喇嘛塔形舍利器中心的上下部为金属,中间是一个玻璃制成的细圆柱,内盛佛祖舍利。这一细圆柱被置于圆筒形银片内,底承莲花形底座。圆筒形银片的表面刻有李成桂的功臣号、官职和姓名及其夫人的姓氏。

一件喇嘛塔形容器如盖子般盖在圆筒上方。这件容器以金属制成,塔身呈阶梯状,其上的相轮是另外制成后再结合在一起。阶梯形塔身四周都刻有面朝正前方的立佛。相轮使用了一整张银片制成,展现了精湛的锻造工艺。

支撑着喇嘛塔形容器的莲花形底座由以一张银片锻造而成的下部和三张裁成莲花形的银片连接而成。下端的支脚呈现出独特的变形如意头纹形态,其上是2段莲瓣纹底座和圆形座底等。这件喇嘛塔形舍利器除了置于最内侧的细圆筒玻璃部分以外,均以银制成,局部还有镀金。这种部分镀金的制作工艺在现存的高丽时代金银器或者舍利装具中十分罕见,也许是这一时期起开始流行的全新样式。

 银制镀金喇嘛塔形舍利器,约制作于高丽1390年,全高15.5厘米. 银制镀金喇嘛塔形舍利器,约制作于高丽1390年,全高15.5厘米.

喇嘛塔形舍利器被安放在八角圆筒形舍利器内。八角圆筒形舍利器也是由莲花形底座、低矮的八角柱形银片以及覆盖着银片的八角圆筒形容器组成,每个部分都是单独制作完成后再组装起来的。八角柱形银片的表面刻有铭文,记录了这件舍利器的制作时间(1390年3月)以及发愿者的姓名。据推测发愿者包括贵族女性、僧人、高官以及负责制作整件舍利器的工匠等。盖于其上的八角圆筒形容器的侧面也像前面看到的喇嘛塔形容器一样,侧面均刻有佛像。这些佛像呈双脚张开,双手合十的站立姿势,不同于高丽佛画中的典型佛像,均面朝正前方。此种形态的佛像是朝鲜初期美术的一大特色,因此被誉为连接了朝鲜时代的全新样式。

八角圆筒形舍利器被置于青铜器皿内。青铜器皿的口部外侧也刻有铭文。以点刻的方式雕刻了1391年2月制作这件器皿时,曾出资用于制作的僧人等的名字。这篇铭文中将此器皿称为“有盖舍利器皿”,由此可知这件青铜器皿原本是有盖子的,不过却没有保存下来。青铜器皿的内侧和外侧表面可见用凿子划出的痕迹,这表明此青铜器皿极有可能不是以铸造方式,而是以锻造方式制作而成。

 银制镀金八角圆筒形舍利器,高丽1390年,全高19.8厘米。

银制镀金八角圆筒形舍利器,高丽1390年,全高19.8厘米。
白瓷器皿和香盒、香炉以及...

 白瓷钵1,高丽1391年,高19.5厘米

白瓷钵1,高丽1391年,高19.5厘米

在装具出土时,装有喇嘛塔形舍利器和八角圆筒形舍利器的青铜器皿被置于器口破损的白瓷器皿2内。白瓷器皿2内侧刻有内容详尽的铭文。铭文题为“金刚山毗卢峰舍利安游记”, 主要内容为“1391年5月,李成桂夫妇与名为月庵的僧侣及贵族女性等约1万人将舍利装具供奉在金刚山毗卢峰,并殷切期盼弥勒下生”。

白瓷器皿1据推测为香盒,盒底阴刻有发愿铭文,记录了1391年(恭让王3年)4月,李成桂偕万人翘首以盼弥勒下生的内容。虽然两件白瓷器皿的铭文在内容上有诸多相似之处,但是相较而言,白瓷器皿2的铭文中更详尽地记录了安放舍利装具的地点以及参与人员。

白瓷器皿2的底座上也刻有铭文,记录了1391年4月一位名叫信观的僧人和方山的陶工沈龙一起发愿的内容。据推测,这件白瓷器皿就是由沈龙制作完成后敬献给李成桂的。方山位于今天的江原道扬口郡境内,如今依然能够在这里发现采用了与这件舍利装具的白瓷器皿相似的胎土、釉料和烧制工艺制成的14∼15世纪左右的白瓷碎片。

白瓷器皿1和白瓷器皿2以及后面将要谈到的白瓷器皿3和白瓷器皿4、白瓷香炉等舍利装具中的所有白瓷器在韩国白瓷史上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深受瞩目。这些白瓷是有别于现有所有高丽白瓷的全新白瓷,展现出了朝鲜时代硬质白瓷的早期样式。据研究发现,这些白瓷产自一个叫方山的地方,因而极具史料价值。

目前所见到的器皿均刻有铭文。不过也有没刻铭文的器皿,如银制挖耳勺、白瓷器皿3、白瓷器皿4以及白瓷香炉上就没有任何铭文。银制挖耳勺由长长的薄银片捶打而成,因形似挖耳勺,故有此称呼,但实际上这是一件搬运舍利的工具。白瓷香炉虽沿用了高丽时代的典型香炉形态,但是却以底座代替了喇叭形器台,展现出独特之处。白瓷器皿3和白瓷器皿4分别作为白瓷器皿1和白瓷器皿2的盖子使用。

1 1 白瓷钵2,高丽1391年,高17.5厘米
2 白瓷钵2 (内层)
3 白瓷钵2 (底面)

1 白瓷钵3,高丽1391年,高13.6厘米.
2 白瓷钵4,高丽1391年,高9.8厘米.
3 青瓷舍利盒,出土于灵岩清风寺遗址五层石塔,高丽11世纪,高8.5厘米,收藏于全南大学博物馆。(资料来源:《佛舍利庄严》(国立中央博物馆,1991年), 76页)

这件舍利装具虽不十分华丽,却具有极高的美术史价值。无论是舍利装具上随处可见的镀金工艺,还是喇嘛塔形舍利器的底座和相轮部位上采用的锻造技术都是在那个时代的其他金属工艺品上难得一见的。此外,雕刻在喇嘛塔形舍利器和八角圆筒形舍利器侧面上的佛像均面朝正前方,相较于高丽时代的佛画或佛教雕刻而言,更贴近于朝鲜前期的石像样式。并且,白瓷器皿和白瓷香炉等均为不同于高丽白瓷的全新硬质白瓷,可谓开创了朝鲜时代 硬质白瓷的先河。这件舍利装具不仅丰富了高丽末期的美术内容,还充当了将高丽时代的美术和朝鲜早期的美术连接在一起的桥梁,因此在美术史领域具有重要的意义。

不只是一件美术品,更是一件重要的历史文物

这件舍利装具也是一件具有独特历史价值的文物。这是因为从开始制作,到被供奉于金刚山毗卢峰上的整个佛事过程中,都是由李成桂主导完成的。李成桂原本只是一个出身于边疆土豪家族的武官,在高丽王朝的中央领导层中没有任何影响力。但是,由于他接连击退了严重威胁到国家安全和民生的倭寇及红巾军等外敌,为保护高丽王室和国家安全立下汗马功劳,因此从一个出身于边疆土豪家族的武官一跃成为在中央统治阶层中具有重要影响力的人,政治势力愈加强大。因而追随他的官员日益增多,在民间的声望也与日俱增。

不过,因与中国明朝间的领土纷争,高丽第32代君王—禑王于1388年(禑王14年)决定出兵攻打中国的辽东地区。李成桂奉命率领军队攻打辽东,但是他认为这场战争没有任何实际意义,因此在边境地区—鸭绿江边果断下令回军。奉王命前往战场的将领率军队返回,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会被视为叛国。李成桂以自己的身家性命为赌注,选择发动政变,最终他的选择大获成功。李成桂的军队攻陷首都开京,他除掉了自己的政敌,站在了高丽王朝的势力核心。

1391年5月,李成桂率万人将舍利装具供奉在佛教圣地金刚山毗卢峰上,这一年距李成桂通过回军掌握势力已过去3年,此时的李成桂野心正日益膨胀。而1391年5月也是追随李成桂的改革派官员们果断推行前所未有的土地改革的时间,科田法就是在这一时期出台的。李成桂及追随他的势力通过实施科田法,将很多被豪门贵族非法占用的土地收归国有,并分给新进官员们。不仅如此,那些曾被豪门贵族霸占了土地或强征大量农作物的农民们的生活也有了极大改善。

这样看来,1391年5月,李成桂偕万人翘首以盼弥勒下生,并将舍利装具供奉在佛教圣地金刚山毗卢峰上不是一场单纯的宗教仪式活动,而是带有极强的政治目的。在短短的1年2个月后,李成桂就推翻了高丽王朝的统治,建立了新王朝,并登基为王。也许正是从这一时期起,李成桂及追随他的势力就暗中将李成桂比作解救高丽百姓于水火,开创新世界的弥勒。众所周知,佛教中认为释迦牟尼入灭五十六亿七千万年之后,弥勒佛会降生人间,通过三次讲经说法,让地上世界成为乐园,救济黎民,造福百姓,是一位救世主。

虽然无法探明李成桂及其追随者们的内心世界,但是在高丽王朝覆灭的1年2个月前,通过实施前所未有的经济改革,以及供奉这件舍利装具,不仅推动拥有500年历史的高丽王朝走向没落,还彰显出当时权势达到顶峰的李成桂的野心,因而可以说这是一次具有政治意义和历史意义的仪式。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之所以拥有独特的地位,不仅是因为具有极高的美术价值,还因其在历史进程中所展现出的重要意义。

※ 最近,周炅美教授对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进行了综合化、系统化的研究,对人们了解李成桂发愿舍利装具起到了极大帮助。(周炅美,2008年3月,《李成桂发愿佛舍利庄严具之硏究》(美术史学研究257,韩国美术史学会)。本文在评价舍利装具的美术史价值和分析铭文中出现的人物时,主要参考了周教授的论文。不过,关于舍利装具铭文中出现的部分人物和供奉舍利装具时的政治局势及舍利装具的历史意义等,对著者的意见进行了改进。

File

放大/出

04383 首尔特别市龙山区西冰库路137 电话TEL:+82-2-2077-9000 (韓国語・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