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

策展人推荐精品

檀园风俗图帖,金弘道
Date2019-02-22 Hit739

 檀园风俗图帖,金弘道 : 李 惠 敬

葺瓦、酒肆、野食、犁田、铁匠铺、打作、钉马掌、切烟丝、编篾席、织布、舞童、摔跤、占卜、尤茨游戏、私塾、审观、射箭、于归、赶集路、渡船、井边、捕鱼、路上过雁、行商、浣衣场,这些共同组成了朝鲜时代的著名画家檀园金弘道(1745-?)创作的25帖《檀园风俗图帖》。这些是创作于朝鲜时代的作品中最为民众所熟悉的风俗画。画中表现了平民的劳作、游戏、男女间隐晦的感情等生活百态。仔细观察可以发现,这幅画帖的素材涵盖了农业、商业、渔业等日常生活中的劳动场景,以及劳动后的休息、平民们的游戏和士族们高雅的爱好生活等,画中人物涉及社会各个阶层,上至达官贵族,下至咿呀学语的小孩、老人和平民等,每一个场景和人物都栩栩如生,个性鲜明,给人一种仿佛置身于朝鲜时代某个场景中的感觉。像这样将生活百态汇聚于一个画帖中,即使在风俗画盛行的朝鲜后期也不多见。

《铁匠铺》,《檀园风俗图帖》, 金弘道, 朝鲜18世纪,39.7 x 26.7 厘米,第527号宝物 檀园金弘道的作品选材生动多样,给人一种如置身于朝鲜时代的感觉。

《铁匠铺》,《檀园风俗图帖》, 金弘道, 朝鲜18世纪,39.7 x 26.7 厘米,第527号宝物
檀园金弘道的作品选材生动多样,给人一种如置身于朝鲜时代的感觉。
素描式的画作:最简洁的画笔和最简约的色彩

《檀园风俗图帖》为纸墨画,长、宽均为30厘米左右,整个画作的构图十分简单、画笔简洁。虽然被誉为大师的代表作,但即使带着这一滤镜观赏,依然能够看出这幅作品并非作者精心创作而成。不仅画笔十分随意,也没有添加华丽的色彩。从创作技巧上来看,这幅作品无论素材还是形式都不拘一格、自然随意。画家将人物所处背景虚化以突出素材,如在农耕结束后吃零食的场景,却看不到农田;再比如在村子中摔跤,附近却看不到一棵大树。整幅画作以淡墨色为中心,几乎没有其他颜色,只有非常淡的蓝色和褐色。即使是新郎迎娶新娘的迎亲道上,也没有使用漂亮的色彩。画家在创作时,选择了最贴近普通百姓日常生活场景的绘画技巧,仅用最简洁的画笔和最简约的色彩,就突出了作品的主要内容。

 《午餐》和《摔跤》。檀园金弘道在创作时,选择了最贴近普通百姓日常生活场景的绘画技巧,以最简洁的画笔和最简约的色彩,简明扼要地突出作品的主要内容。

《午餐》和《摔跤》。檀园金弘道在创作时,选择了最贴近普通百姓日常生活场景的绘画技巧,以最简洁的画笔和最简约的色彩,简明扼要地突出作品的主要内容。
丰富多彩的构图: 圆形构图

由于场景繁多,画家在画面布局即构图方面,也采用了多种方法。《檀园风俗图帖》中最显著的构图方式就是圆形构图。《舞童》、《摔跤》、《私塾》、《审观》均采用了这一构图方法。在朝鲜时代的绘画作品中,虽然经常能够看到人们围坐在一起的场景,但是整个画面采用圆形构图的并不多见。《审观》、《私塾》和《舞童》中,主要人物只是单纯形成一个圆形布局。但是在《摔跤》中登场的人物是整个风俗图帖中最多的,因而人物布局和方向也十分多样,形成了一种富有变化的圆形构图。

此外,还有“X”字构图、对角线构图、梯形构图等多种构图方式,画家以细腻、生动的布局表现了人们的生活面貌。这些构图方式令画作更加生动传神,根据不同主题,让观赏者的视线时而集中于画面上,时而发散于画面外。

《私塾》和《审观》。采用圆形构图,令画面更加生动传神。

《私塾》和《审观》。采用圆形构图,令画面更加生动传神。
画作中的诙谐性: 浮生众像

观赏这些风俗画,能让人不由得露出笑容。无论哪一幅画,都能从人物的表情中感受到他们现在的心情,甚至是人物自身的性格。《打作》中,人们忙着将稻子割下、捆好后背走。画中一位戴着纱帽的人斜躺在地上,看着其他人辛苦劳作。不知是因为收获,还是因为一起劳作而感到欣喜,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表情。只有前襟敞开,将稻捆举起摔打的男人露出不情愿的样子。不仅带着一副兴致不高、不喜劳作的表情,就连衣着也是最为松散的。将上衣脱掉的人和坐在地上捆绑稻子的人看上去十分豪迈,一边扫着地的中年男子则格外认真。

 《打作》和《井边》。通过细腻的表情和动作,讲述图中的故事,令登场人物栩栩如生。

《打作》和《井边》。通过细腻的表情和动作,讲述图中的故事,令登场人物栩栩如生。。

在《井边》,三位女子和一位男子相对而立。不,应该说是一位男子和一位女子在对视,其他两位女子则成为背景。一位男子向一位年轻美丽的妇人要水喝,他敞开的胸口露出浓密的胸毛。因场景有些尴尬,年轻的妇人将头稍微转向一边。站在稍远处的老奶奶仿佛对这个场景十分不喜,紧蹙眉头,露出阴沉的表情。画中另一位直视前方的中年妇女则带着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装作视而不见。原本是井边发生的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在画师的笔下却成为一个极富故事性的小插曲。

结构紧凑、布局巧妙的名作: 《舞童》赏析

描绘了音乐与舞蹈表演正酣的场景。演奏着鼓、长鼓、笛子、大笒、奚琴的人围坐成一圈,舞童在中间有力地挥舞着双臂,翩翩起舞。每个人物都沉浸在各自的演奏和舞蹈中,观察前面的演奏者和舞童,能感受到场面的酣畅淋漓。在整个图贴中,画家描绘舞童时运用了最为肆意洒脱的线条,是最为生动鲜活的人物。刻画舞童时运用的笔法和线条最为精准突出,与其他人物形成显著差异。画家以浓墨描绘,突出舞者的生动神韵。衣服的颜色采用了鲜明的草绿色。令人物更具活力。画中的人物围坐在一起,随着乐声和舞蹈动作,相互交换眼神,为人们献上一场精彩绝伦的表演。画家运用圆形构图,精准刻画出舞蹈与音乐完美融合的瞬间。虽然看上去运用的笔法似乎极为简单,但是整个构图、人物的姿势、方向和表情都刻画得十分细腻,是一件不可多得的佳作。

《舞童》。画家运用圆形构图,精准刻画出舞蹈与音乐完美融合的瞬间。

《舞童》。画家运用圆形构图,精准刻画出舞蹈与音乐完美融合的瞬间。

list

File

放大/出

04383 首尔特别市龙山区西冰库路137 电话TEL:+82-2-2077-9000 (韓国語・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