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

策展人推荐精品

和顺大谷里遗址出土的文物
Date2019-02-22 Hit809

和顺大谷里遗址出土的文物 : 李 真 旼

1971年,居住在和顺大谷里的村民在给田地铺设排水管道时,发现了一些散发着淡青色光芒的奇怪物件。这些金属物件被交到一位兜售麦芽糖的小贩手中,他以前曾见过众多文物,经过一番思索,他最终将这一发现报告给全南道政府。4个月后,政府对发现青铜文物的地方展开调查。虽然坟墓局部已遭到破坏,但是将墓穴挖开后,露出了用整棵树木制成的木棺,木棺上盖满了许多碎石块。

 和顺大谷里遗址出土的文物,早期铁器时代,直径(右侧铜镜)18厘米,第143号国宝

和顺大谷里遗址出土的文物,早期铁器时代,直径(右侧铜镜)18厘米,第143号国宝
37年后才汇聚一处的和顺大谷里青铜文物

令人惊讶的是,这座遗址中共出土11件青铜文物,除3把韩国式铜剑、1把铜斧、1把青铜凿以外,还有2个精美异常的精纹镜、2个八珠铃以及2个双头铃,这些文物于翌年被指定为第143号国宝。37年后的2008年2月,为对已荒废的遗址进行整修,国立光州博物馆实施了第二次调查。由于37年前开展的发掘为紧急抢救性发掘调查,对木棺底部等多处未能进行精密调研。在此次发掘接近尾声时,从南侧底部又发现了2把韩国式铜剑。至此,经过37年,这座古墓中的所有陪葬品终于全部汇聚于一处。

统治者的象征,韩国式铜剑

和顺大谷里遗址中出土的青铜文物是韩国式铜剑文化的代表。韩国式铜剑文化始于公元前5世纪,是以清川江以南的朝鲜半岛为中心发展起来的青铜器文化。由于从青铜器时代的后期或这一时期开始出现铁器,故而也被称为“早期铁器时代”。最具代表性的青铜文物包括直刃韩国式铜剑、铜矛和铜戈等兵器以及精纹镜、各种铃铛等礼器。

和顺大谷里遗址内共出土了3把长短不一的韩国式铜剑。剑柄部位全部缺失,因而可推测出剑柄为木制。韩国式铜剑与辽宁式铜剑相同,剑身和剑柄部位均分铸而成,剑刃呈直线型,其特点是配有向内凹陷的抉入部和节带。

无论是辽宁式铜剑,还是韩国式铜剑,在制作上均具有极高的难度,因而被看作是统治者的象征。在青铜器时代,剑本身所具有的象征意义并非仅局限于铜剑。通过从青铜器时代的古墓中出土的大型石剑、剑柄过大的石剑以及支石墓中绘制的图画等可知,石剑对当时的人们而言,是可夸耀力量、趋吉避凶的物件,也是崇拜的对象。不过,石剑随着辽宁式铜剑和韩国式铜剑的相继出现,逐渐消失于历史长河中。韩国式铜剑完美继承了辽宁式铜剑和石剑所具有的象征意义。自剑出现后,由于其既可刺,也可劈砍,故而拥有凌驾于“刀”的意义。

青铜器制作技术的巅峰,精纹镜

相较于以往,韩国式铜剑文化阶段的青铜器种类更加丰富,数量也更多。不仅如此,这一时期的青铜器制作精美,质量上乘,精纹镜的出现代表着青铜器制作工艺达到巅峰。精纹镜是从粗纹镜演变而来,工艺更加精细,镜背有两个钮,并布满以直线组成的几何形纹样。和顺大谷里出土的两件精纹镜的尺寸分别为18厘米(①)和15.6厘米(②),大体上由外区、中区和内区组成,三个区域刻满形态各异的纹样,并完美融合在一起。

 和顺大谷里遗址中发现的2件精纹镜。呈几何纹样的精纹镜是青铜器制作技术的巅峰之作。

和顺大谷里遗址中发现的2件精纹镜。呈几何纹样的精纹镜是青铜器制作技术的巅峰之作。

主要纹样是由2-3条宽度不超过1毫米的细线构成的三角集线纹,不过也可见到如①所示的同心圆纹。这些同心圆纹还曾出现在第141号国宝精纹镜和唐津素素里遗址中出土的精纹镜等上。观察镜外部可以发现,三角集线纹呈现出如阳光照射的模样,由此推测出整个纹样是对太阳的一种体现。

粗纹镜的镕范尚有留存于世,但精纹镜的镕范至今未曾发现。此外,精纹镜的纹样异常精巧细致,即使以现代科学技术也无法成功复原,因此很难掌握具体的制作工艺。不过,2007-2008年在对崇实大学韩国基督教博物馆内收藏的第141号国宝精纹镜进行保存处理时,有关铜镜制作的诸多疑团都被一一解开。通过分析可知,与大部分以滑石制成的镕范不同,精纹镜需要极其精巧的工艺,因而使用以铸造用沙(细沙)制成的镕范。

剑与镜由谁用于何种用途?

关于青铜器的疑团主要有两个,一是“如何”制作而成;二是由“谁”用于“何种用途”。青铜器基本上以铜和锡混合制成,为改善质量还会添加铅和锌等,因此为获得此种金属,首先需进行采矿。根据不同用途,将各种矿石溶解后产生的溶液按照一定比例进行混合,之后注入镕范中,制成青铜器。最后,再用磨石打磨修整,使之或平整,或锐利,或形成所需的造型等。制作青铜器时需要十分考究、精细的工艺,因此并非人人都能拥有。

除韩国式铜剑或精纹镜以外,大部分古墓中还会出土玉器、陶器等各种陪葬品。和顺大谷里遗址的墓穴深入地下,木棺上以碎石填充,是典型的积石木椁墓。出土过大量韩国式铜剑文化阶段青铜文物的遗址均呈现出积石木椁墓结构。如果说在此之前流行的支石墓是统治者的坟墓,同时还带有“集团”象征的性质,那么积石木椁墓就是专为“一个人”而修建,深入地下的墓穴以及其中放入的大量最高水准的青铜器,都显示出一位强大统治者的出现。剑和镜是这位强大统治者生前使用过的物品。韩国式铜剑与辽宁式铜剑不同,剑身极窄,呈现出尖锐的直刃形。此外,铜含量高达70~80%,由此可知这种铜剑并非只是权力的象征,而极有可能是统治者实际使用过的兵器。

精纹镜与铃铛等礼器中的锡含量高于铜剑。据推测,这是为了反射光线或散发出清澈悦耳的声音。因此,青铜镜并不是出于装扮需要,用来映照出脸部,而是一种反射阳光的礼器,主要在祭祀时使用。

剑与镜代表着政教合一

从统治者坟墓中发现的剑、镜具有何种意义呢?剑象征着统治者的政治权威,镜则象征着其作为祭祀领袖的神权威严。这代表了那是一个政教合一的社会。随着青铜器时代的到来,农耕正式出现,许多人聚居在一起,形成大型村落。人们开始迈入定居生活,此时需要一位能够调节集团内部以及集团和集团之间的矛盾,作出重要决定,以及举行祈求大自然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仪式的强大统治者。

那么,这样一位强大的统治者最先出现在韩国的哪个地区呢?和顺大谷里遗址的出现,给了我们揭开这一问题的线索。在包括和顺大谷里在内的朝鲜半岛西南部地区,发现了大量早期青铜兵器和礼器等韩国式铜剑文化阶段的文物。这表明该地区最早出现了等级制度已趋于成熟的政治集团,并已取得了一定程度的发展。

File

放大/出

04383 首尔特别市龙山区西冰库路137 电话TEL:+82-2-2077-9000 (韓国語・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