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

策展人推荐精品

农耕纹青铜器
Date2019-02-22 Hit377

农耕纹青铜器 : 李 真 旼

史前时代是没有文字记载的时代,因此仅靠地下出土的文物,很难生动刻画出当时人们的生活面貌。如果能有一幅描绘了当时人们生活情景的绘画作品,就可以带我们重返史前,追寻那段消失的历史。从这一点来说,农耕纹青铜器是极其重要的财产,因为它为我们提供了走近那个时代,一窥农耕社会面貌的机会。

农耕纹青铜器,早期铁器时代,长12.8厘米,第1823号宝物 生动逼真地描绘了正在进行耕种和向坛子里装东西的人物。

农耕纹青铜器,早期铁器时代,长12.8厘米,第1823号宝物
生动逼真地描绘了正在进行耕种和向坛子里装东西的人物。
农耕纹青铜器的独特纹样

韩国的青铜器主要分为兵器、工具和礼器三大类,刻有纹样的青铜器大都为举行祭祀时使用的礼器。礼器上的纹样以线和点组成,通过几何纹样,象征性地表现了日、星辰、闪电等大自然中令人崇拜和敬畏的对象,并形成了那一时期纹样的主流。据推测,这些纹样通过严谨精巧的几何结构和装饰,不仅体现了视觉美感,还提升了统治者的权威。另外,刻有写实纹样的青铜器多为鹿纹或手绘的肩甲形铜器、剑把形铜器等,数量稀少,因此这件农耕纹青铜器可以说是极为罕见的。

这件农耕纹青铜器宽12.8厘米,下部已缺失。器身最上端设有6个四方孔,每个孔都有稍许磨损的痕迹,由此可推测出这件青铜器应是用绳子穿孔后使用的。两端至中央,沿轮廓边线纵向雕刻着以斜线、线条、虚线组成的纹样带,纹样带中间的空白区域刻有图画。一端右侧雕刻着一位头部插着类似长羽毛的饰物、裸身翻土的男子和高举镐头的人物。左侧刻有向坛子里装东西的人物,展现了春天耕种和敲碎土块以及秋季将收获的粮食装入缸中的过程。另一端左右两侧均刻有一只鸟端坐在分成两岔的树枝末端。此外,还悬挂着一个嵌有草绳状圆环的钮。鸟自古以来就被看作是连接天上的神明和地上的祭司的媒介,可让粮食丰收,将和平与富庶带给村庄。因此,在史前时代和古代的坟墓中,以及祭祀遗址上,经常会出土带有鸟形纹样的陶器或刻有鸟图案的青铜器等。此外,鸟与祈求村庄和平安宁的民间信仰之一—祭杆也有着某种关联性。

栖息在树枝上的鸟。鸟自古以来就被看作是连接天上的神明和地上的祭司的媒介,
可让粮食丰收,将和平与富庶带给村庄。
据推测是与公元前 5-4世纪的巫术仪式有某种关联性的礼器

通过人、农耕器具、农田等农耕场景和端坐枝头的鸟所蕴含的意义,可以推测出这件农耕纹青铜器是与祈求一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的巫术仪式有着某种联系的礼器。此外,这件青铜器并非是从地下发掘出来的,因此无法得知出土的确切地点和具体情况,不过从形态上来看,与从大田槐亭洞、牙山南城里遗址中出土的盾牌形青铜器颇为相似,所以可推测出是公元前5-4世纪的文物。公元前5-4世纪左右是以清川江以南的朝鲜半岛为中心,开始兴起韩国式铜剑文化的时期。尤其是在大田槐亭洞、牙山南城里、礼山东西里遗址等朝鲜半岛西南部地区,发现了大量可证明曾存在过一位强大统治者的资料。这些遗址据推测为积石木棺墓,从中不仅出土了青铜兵器和工具,还新发现了剑把形、盾牌形、圆盖形青铜器等各式各样的礼器。

青铜器是将开采出来的矿石经熔炼后,提炼出铜、锡、锌、铅等,将之混合后,再放入模具中铸造,制作工艺极为考究,因此通常数量很少,仅作为权力的象征或礼器之用。但是,从一座坟墓中却出土了大量青铜文物,这意味着出现了一位强大的统治者。通过文物的性质可知,当时是一个政治统治者同时主管着祭祀的“政教合一”社会。因此,当地的最高统治者为了祈求一年风调雨顺,随身携带着农耕纹青铜器,从中不难看出农业对维护当时人们的生活和社会稳定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陶器的纹样与青铜器时代的田地模样相似

从遗址中出土的资料不正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吗?与农耕有关的考古学资料包括据推测为农耕工具的石器、木器、骨角器、田地遗迹、植物遗骸等。根据到目前为止的发掘成果,可以推测出植物种植始于新石器时代。这是因为从新石器时代的遗址中发现了粟、黍、稗等谷物和收获时使用的工具。不过,大规模的农耕开始出现于青铜器时代。这是因为不仅出土了大量半月形石刀等出现于青铜器时代,作为农耕工具使用的石器,农作物的种类和数量也不断增多,出现了水稻、大麦、小米、高粱、大豆、小豆、小麦、黍等,此外还发现了大型旱田和水田、水利设施、大规模村庄遗址等。最近,还在湿洼地出土了木制的镐和臼杵。

无论是农耕纹青铜器上雕刻的田地造型,还是如布满格纹的陶器都可从遗址中找到其原型,这激发了人们的极大兴趣。而田地出现的代表性例子就是晋州大坪里遗址,这座遗址由垄和畦组成,与农耕纹青铜器上绘制的田地模样相似。并且,从晋州上村里、春川泉田里、加平连下里的青铜器时代居住地出土的众多大型储存用陶器上也发现了格纹痕迹,这是为方便运输或固定,以绳子捆绑后留下的痕迹。窄口、器身丰满如球的陶器形态也与农耕纹青铜器上出现的陶器相似。

从天空俯瞰到的晋州大坪里遗址农田造型。
由垄和畦组成,与农耕纹青铜器上绘制的田地模样相似。
据推测为祈求丰年的祭祀场景

裸身翻土的男子造型让许多人倍感好奇。关于这一问题的答案,可从国立中央博物馆前馆长李健茂先生在任期间,国立民俗博物馆发行的资料集—《韩国岁时风俗资料集成-朝鲜前期文集篇》(2004)中寻找到线索。这是因为其中收录了朝鲜时代的学者柳希春创作的文集—《眉岩先生集》第3卷“关于立春裸耕的探讨”。柳希春在这篇文章中介绍了曾在咸镜道或平安道等北部地区盛行的罗经,并阐述了应对其禁用的观点。罗经是每年立春的清晨,人们赤裸身体,根据驱赶牛,播种耕地的形态,来占卜一年的运势,祈求五谷丰登的岁时风俗。

虽然农耕纹青铜器的制作时间与柳希春阐述的时间相差了约2000年,不过,通过朝鲜时代的风俗可以推测出,农耕纹青铜器上出现的裸身男子实际上并没有在耕种,而是祭司为祈求一年风调雨顺,模仿耕种的样子。

农耕纹青铜器不仅体现了青铜器的制作水准、社会性质,还展现了农耕的发达程度和祭祀礼仪,因而可以说是史前时代最具代表性和象征性的珍贵文物。

File

放大/出

04383 首尔特别市龙山区西冰库路137 电话TEL:+82-2-2077-9000 (韓国語・英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