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品

策展人推荐精品

庆州路西里215号出土的金项链
Date2019-02-22 Hit807

庆州路西里215号出土的金项链 : 金 昡 希

 庆州路西里215号古墓中出土的金项链,新罗6世纪,长30.3厘米,第456号宝物

庆州路西里215号古墓中出土的金项链,新罗6世纪,长30.3厘米,第456号宝物

这条金项链之华丽难以用任何辞藻来形容。整条项链由一个个金珠相连而成,每个金珠都是由小金环连接组成的,金珠中间还悬挂着众多金璎珞。最后是一块巨大的翡翠色曲玉悬垂于胸部中央的位置。这条精致的项链是新罗古墓中发现的最为奢华的一条金项链。

这条金项链出土于路西里215号墓,这座古墓位于庆州的主要街道—大陵苑附近,这里聚集了大批4-6世纪新罗上流阶层们的陵墓。路西里215号墓与因出土了“壶杅”铭青铜盒而闻名遐迩的壶杅冢(140号) 西南侧护石并肩而立。

偶然发现的精致项链

这条金项链是偶然被发现的。1933 年4月3日,在庆州邑路西里215号,一个名叫金德彦的人在翻地种南瓜时,发现了4块曲玉、一块管玉、一个金戒指、一个金耳环、一对银手镯和33个金珠,他随后上报给庆州警察署。当时在朝鲜古迹研究会担任助手的有光教一被派至朝鲜总督府,并对上报至庆州警察署的文物展开了调查。他对耳环或戒指等没有成套出现感到十分奇怪,因此冒雨来到发现文物的地点。发现人金德彦的家位于金冠冢和瑞凰冢所在的路东里·路西里古坟的最边缘,十分靠近壶杅冢,因此4月12日至19日,有光对这里展开了紧急调查。

紧急调查由有光所在的朝鲜总督府下属机构—朝鲜古迹研究会负责,当时古墓已露出积石,并发现了壶、盖杯和有柄罐。之后,在推测为木棺底部的地方发现了一个金耳环、金珠、曲玉和管玉,在约40厘米远的地方,又发现了一对金手镯和一对银手镯,在手镯周围还发现了几个叠在一起的金戒指和银戒指。这些饰品均直接佩戴在墓主人的身上,因此根据其出土位置和状态可知,墓主人的头部朝向东方。

虽然调查只有短短的8天,但是不仅出土了能与警察署收藏的耳环配成对的另一只耳环,还发现了44个金珠以及曲玉、管玉、球玉等共33件文物以及金银手镯、戒指和多件新罗陶器。然而,在调查结束后,这些文物中只有部分被留在首尔,另一部分被运往日本东京。

1 庆州路西里215号的发掘调查(1933年拍摄)
2 显露出来的古墓内部景象
最精美华丽的项链是如何制作出来的?

新罗项链大部分是玉制的珠链,也有以黄金ㆍ水晶ㆍ硬玉ㆍ玛瑙等制成的项链。在庆州路西里215号古墓中出土的金项链上,采用刻目工艺的细金环呈上下对称排列,各有6个连接在一起,组成一个珠形。每个金珠上都悬挂着5个叶形璎珞。这些璎珞并非以普通工艺制成,而是将璎珞的最边缘向内卷曲后,再雕出刻目,使其更显华丽。

还有一条金项链的形态与之相似。制作工艺与粗耳环的主环类似,将薄薄的金片制成半圆形后,把两个半圆形合在一起,再将金璎珞悬挂在边缘处。以此种方式制作的金项链主要出土于庆州皇南大冢北坟、梁山金鸟冢和昌宁桂城A区1号坟。

 金项链细节[左: 庆州路西里215号,右: 庆州皇南大冢北坟] 金项链细节[左: 庆州路西里215号,右: 庆州皇南大冢北坟]

不仅有金项链.....

 庆州路西里215号出土的金手镯,第454号宝物

庆州路西里215号出土的金手镯,第454号宝物

古墓中不仅发现了金项链,还出土了粗耳环、金银手镯、戒指、壶和盖杯等随葬品。戒指表面装饰着刻目纹样,金手镯则雕刻着刻目龙纹。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银手镯上没有任何装饰。

古墓内不仅发现了金银饰品,在木棺积石部位的最东南端,还发现了一个大壶。壶内装有牡蛎、文蛤、田螺、海螺、鲍鱼等各类贝壳以及鱼骨和鸟骨。在贝壳和动物骨头的下边,埋藏着50余个盖杯。在对路西里 215号古墓中出土的这个大壶及其周围进行清理时,还发现了堆砌成4-5段的石墙。1946年,在对壶杅冢进行考古发掘时发现,这些石墙正是壶杅冢(140号墓)的护石,也就是说,壶杅冢的护石将路西里215号古墓的积石破坏后,侵占了原本的位置。因此,在对路西里215号墓进行紧急调查时,发现的大壶可能并不属于路西里古墓,而是与壶杅冢的护石有关的祭祀用品。

这种现象与皇南大冢封土中出土的大壶和最近发掘的瑞凰冢护石外层中出土的大壶有着某种关联性。前者内装有碟子、鸟骨和各种贝壳;后者内则发现了方形盖杯和罐子,其上塞满了牡蛎等各种贝壳。

 路西里215号大壶出土时的状态,庆州瑞凰冢护石大壶出土时的状态 路西里215号大壶出土时的状态,庆州瑞凰冢护石大壶出土时的状态

庆州路西里215号墓与壶杅冢、银铃冢之间有何关系

 庆州路西里215号平面图

庆州路西里215号平面图

路西里215号古墓、壶杅冢和银铃冢者三座古墓是相继建造的。因此,从古墓形态上可知,三者间存在着先后关系。同皇南大冢一样,壶杅冢和银铃冢也是两座墓紧密相连组成的瓢形坟。先建成银铃冢后,紧接着修建了壶杅冢。因此,这两座古墓与路西里215号古墓的先后关系就变得尤为重要。观察护石的重叠关系,可以发现壶杅冢的护石位于路西里215号古墓积石的上方,因此路西里215号古墓的建造时间更早。此外,比较出土文物的年代,也能得出同样的结论。

路西里215号古墓发生的悲伤故事

一般而言,经发掘调查后,被收藏至博物馆的各类文物根据获得的渠道,会被编排像人的身份证号一样的编号。因此,一件文物只对应一个编号。不过,路西里215号古墓中出土的粗耳环和金项链却十分奇怪地被编排了两个编号。这是因为发掘完古墓后,部分文物马上被运往日本。1933年,负责进行紧急调查的日本考古学家有光敎一将路西里215号古墓出土文物中的一对金耳环和一对金手镯中的各一个以及77条金项链中的44条运回了日本。当然,有人对有光将同一座古墓中出土的文物分成两半,分别收藏在韩国和日本的行为提出了质疑,但是朝鲜古迹研究会的会则允许此种行为的出现,因此最终未能阻止悲剧的发生。

这些运往日本的文物被捐赠给日本东京帝室博物馆。令人庆幸的是,根据1966年签订的“韩日返还协定”,包括路西里215号墓出土的黄金饰品在内的文化遗产最终被归还韩国。为便于管理,此前留在韩国的一只金耳环和金项链,已经登记了编号。1966年,日本归还的金耳环和金项链因为是首次被博物馆收藏,因此被编排了新藏品编号,也因为这样,同一个文物却拥有了两个姓名。

在路西里古墓出土的文物中,还有一对金耳环也上演了同样悲伤的故事。这对从路西里215号古墓中出土的金耳环在日本归还后,终于重新凑成一对。此后,路西里215号出土的文物中,刻有龙纹的金手镯、金耳环和金项链分别被指定为第454号、第455号、第456号宝物,但是当时由于政策失误,错把庆州皇吾里52号墓出土的金耳环当作路西里215号金耳环,指定为第455号宝物。此后,虽重启了对指定文物的审核,却没有收回将庆州皇吾里52号墓出土的金耳环指定为第455号宝物的决定。

 金耳环 [左: 出土于庆州路西里215号,右: 出土于庆州皇吾洞52号,第455号宝物] 金耳环 [左: 出土于庆州路西里215号,右: 出土于庆州皇吾洞52号,第455号宝物]

File

放大/出

04383 首尔特别市龙山区西冰库路137 电话TEL:+82-2-2077-9000 (韓国語・英語)